我是一個喜歡寫作攝影的人,但我從來不覺得寫作可以當做我未來的工作。

比起厲害的人我的文章對他們而言是狗屁不通,抱歉我並不擅長修飾,

我一直認為寫出心中的感受勝過於包裝一切,把最真實的一面表現出來,這就是我。

但好景不常在我四十歲這一年我腰傷復發了,遠比我想像嚴重但並不想讓人看到我的悲傷,

以前常看到父親生病那段期間心情不好常把氣出在家人身上,因為父親覺得自己是個沒有用的人什麼事都做不了。

原來生病的人不論在經濟上或是生活上都要別人打理,我終於了解父親當時的心情了,

以前還常常講話氣他現在想想真得很不應該。

最近我的腰漸漸有起色,所以我想謝謝一個人那就是小玉,

兩個人一直不是站在平行線,卻因為腰曾受過傷慢慢有了交集,

其實復健之路真得很漫長等待一個不確定的結果,心情是很惶恐和茫然。

因為你自己也不知道這個症狀何時才會好,醫生叫你一直去久了真得會不耐煩。

但是小玉這陣子一直鼓勵我說真得心情好很多,之前還陪我去復健幫我和醫生咨詢真得很謝謝她,

我很謝謝在我四十歲這年經歷過這些事,而不在五十歲,六十歲才發生。

原來身邉的朋友都是你的貴人,同時也想藉由自己的心路歷程鼓勵和我在復健的傷友,

一定會好起來的真得不要放棄持續不斷的練習一定會更好,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 夏天的兔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